首頁>廉潔山東>廉政廣角

秀杰之氣終不可掩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發布時間:2020-12-18

  說起蘇轍(1039年—1112年),人們的第一反應總是蘇軾之弟,確實,比起“天才”兄長蘇軾那如太陽般耀眼的靈感文才與人格魅力,蘇轍恰似一輪散發清輝的明月,沉靜簡潔,恬淡寡欲,雖不愿人知之,而秀杰之氣終不可掩。

  為文養浩然之氣

  蘇轍才華橫溢,19歲即進士及第,名動京師,一生勤耕不輟,著作頗豐,名列唐宋八大家。

  蘇轍大力寫作古文,提出了“養氣說”,集中體現在其著名的《上樞密韓太尉書》一文中。他說:“以為文者氣之所形,然文不可以學而能,氣可以養而致?!蔽恼率且粋€人精神氣質的有力體現,如不先養氣豐富內在,單憑學習是寫不好文章的,而氣卻可以通過修養獲得。他這里所說的“氣”是一種精神狀態,表現在作品中就是寬厚宏博、充乎天地之間的浩然之氣。他還認為一個人的氣是自然而然地體現在其所寫的文章中,也許作者本人不自知,但別人是可以觀察到的。

  那么應如何“養氣”呢?蘇轍強調社會閱歷的重要性,認為司馬遷“行天下,周覽四海名山大川,與燕趙間豪俊交游,故其文疏蕩,頗有奇氣”。蘇轍為了“激發其志氣”,曾廣泛結交名者賢士,游歷山川形勝,“求天下奇聞壯觀,以知天地之廣大”。他這種創作和生活實踐密切結合的觀點,比韓愈的“行之乎仁義之途,游之乎詩書之源”又前進了一步。

  “然而沖和淡泊,遒逸疏宕,大者萬言,小者千余言,譬之片帆截海,澄波不揚……”明代文學家茅坤認為蘇轍其文具有謙遜和氣、淡然寧靜而又剛勁放達的特色,稱其文章如“片帆截海,澄波不揚”。其實,蘇轍內心起伏著感情的滔天巨浪,但表現出來的卻是波瀾不驚的沉靜和淡定,厚積薄發中蘊藏著宏大深沉的氣象與胸襟。

  蘇轍在評論別人作品時,也以“氣”為標準。對兄長蘇軾更是直贊“子瞻諸文皆有奇氣”。由于他注重“養氣”,所以其文章多以疏宕裊娜、氣雄充沛見長,往往“數百言中有千萬言不盡之勢”,在浩瀚宋文中獨樹一幟。

  為官養剛正之氣

  蘇轍大器晚成,曾任右司諫、御史中丞、尚書右丞、門下侍郎等職。他不僅有在朝中做官的經歷,也曾到地方任職,無論就任于何地何職,從不受外在環境的干擾,威逼利誘不能使其屈服,不能改變其操守,涵養形成了他“至大至剛”的精神境界,令人稱道。

  宋神宗繼位后,素來欣賞王安石才干的神宗起用王安石變法。熙寧二年(1069年),王安石為推行變法,特設制置三司條例司,掌管新法的制定與頒布,蘇轍也在這個機構任事。王安石大膽推出了一些具有爭議性的措施,蘇轍對其推出的青苗法尤為不滿,他認為此法損害了老百姓的利益,并將反對此法的理由告訴了王安石。當時,有的人見王安石正是春風得意之時,趨炎附勢,不敢違逆其意,但蘇轍絕不是這樣的人。由于與王安石在變法措施上的意見多有不合,蘇轍向朝廷上書《制置三司條例司論事狀》,并呈上《條例司乞外任奏狀》,請求外放。

  這一年八月,蘇轍終于被貶出京城,任河南府留守推官,此后的十多年中,蘇轍大部分時間在不同的地方擔任學官、監鹽酒稅等品級很低的官職,又遭烏臺詩案的牽連,仕途之坎坷可想而知。直至蘇轍47歲時,才出任歙州績溪縣令,擔任了一縣長官,蘇轍在績溪僅半年時間,深得百姓愛戴和擁護,地方傳頌著“蘇公謫為令,與民相從,社民甚樂之”。

  元祐年間(1086年—1094年四月,宋哲宗的第一個年號),蘇轍得到了重用。元祐元年(1086年)二月,蘇轍回到京城,就任右司諫,此后蘇轍一路升任至尚書右丞。成為宰相后,蘇轍勤于政事達到嘔心瀝血的程度,他“吏事精詳”的治國才能得以充分發揮。南宋人何萬在《蘇文定公謚議》中評價,元祐年間,“朝廷尊,公路辟,忠賢相望,貴幸斂跡,邊陲綏靖,百姓休息,君子謂公之力居多焉?!笨梢娞K轍在元祐之政中起到了重要作用,亦有蘇學專家評:“元祐之政實為蘇轍之政?!?/p>

  此后,蘇轍又連遭貶謫。紹圣元年(1094年),蘇轍被貶到汝州,雖任職不到百天,但他勤政愛民,特別在發展地方經濟等方面做了許多事,在其離任時送別的百姓嗚咽流涕,延綿數十里。

  每到一地,蘇轍皆一心為民、廉潔奉公。他受孟子影響很深,樹立了牢固的民本思想,關心民生,致力于啟發民智,破除迷信,治水治窮,大力發展經濟,可謂政績顯著。

  蘇轍一生所上奏章150多篇,任諫官10個月就達74篇。在一次次貶官之后,他始終懷揣憂國憂民之心,直言不諱地提出一系列政見和切中時弊的建議,這是其本性使然,堪為宋朝勤政為民、剛正方直的官員典范。

  為人養淡泊之氣

  蘇轍一生宦海浮沉,歷經坎坷,但他時刻保持恬淡虛靜、忠直簡樸的品格,處逆境而渾然如常。

  嘉祐年間(1056年—1063年),在鳳翔任簽判的蘇軾到附近玉女洞游玩,聽聞洞中一眼清泉喝后能延年益壽,便取來飲之,果然甘美異常。蘇軾想長享此美,便定期派衛卒前去取用。為防止侍衛作弊,他還特意做了“調水符”。怎料侍衛抵擋不住誘惑,常將水喝光再找河水代替。蘇軾發覺受騙又無人可說,只好給弟弟蘇轍寫信,慨嘆人心不古。蘇轍回以《和子瞻調水符》批評他:“多防出多欲,欲少防自簡。君看山中人,老死竟誰謾??曙嬑峋?,饑食甑中飯。何用費卒徒,取水負瓢罐。置符未免欺,反復慮多變。授君無憂符,階下泉可咽?!钡艿芴K轍提醒哥哥蘇軾欲望過多,反受其累,只有克制欲望、潔身自好,才是真正的“無憂符”。蘇軾頓時羞愧得滿面通紅,從此不再取水。

  蘇轍如此淡定守直,除了個人秉性之外,最主要是他對“多欲”的危害有著特別清醒的認識。滿目的山光最易滿足,澄澈的湖水令人向往。時間被鐫刻在簡單中,而“淡泊明志、寧靜致遠”卻真正駐足在他的生活里。蘇轍認為,一個人“于此有所不足,則于彼有所長;于此有所蔽,則于彼有所見,其勢然矣?!币虼?,他在榮升之時,并不“春風得意馬蹄疾”;失意落魄之時,也能“閑看庭前花開花落”。這都充分證明,功夫在詩外,寫好人生這篇大文章,須具備強大的人格力量與深厚的修養歷練。

  蘇轍于宋徽宗即位后以太中大夫致仕。在此之前,他已在潁川定居,筑室曰“遺老齋”,自號“潁濱遺老”,過著田園隱逸生活。逝世后,與哥哥蘇軾同葬一地,到南宋時,朝廷特敕追謚“文定公”。

  “養氣”本質上是個人稟賦、經驗閱歷的潛移默化,雖然過程似滴水穿石般漫長,然有“智慧之光”燭照其中,亦有“生命之火”燃于其間。蘇轍認為: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憂,行乎夷狄,患難而不屈,臨乎死生,得失而不懼,蓋亦未有不浩然者也。故曰:‘其為氣也,至大至剛,以直養而無害,則塞乎天地?!彼麑⒚献拥暮迫恢畾饩唧w化為對富貴、貧賤、患難、生死、得失的正確態度,作為自己的人生準則。

  “轍”者,甘于負重,成人之美,低調務實,正合厚德載物之意。觀蘇轍一生,勞苦不避,功成不居,淡看風云,自然禍亦不及,沒有辜負其父之雅望,亦不負“轍”之美名與深意?!端问贰ぬK轍傳》曰:“轍性沉靜簡潔,為文汪洋澹泊,似其為人,不愿人知之,而秀杰之氣終不可掩,其高處殆與兄軾相迫”,評價可謂精到。

  珠璣之光,照見未來。不慕榮利、精誠守拙,步步為實、不蹈虛空的品德可以穿越時空,歷久彌新。蘇轍在史書與文壇留下的背影,值得后人不時凝望與沉思。(陳白云 周志偉)

黑龙江36选7几点开奖 甘肃快三网上投注app 天天乐棋牌斗地主 网络麻将平台如何申请 捕鱼游戏辅助 快乐十分遗漏 甘肃十一选五牛 gpk王者捕鱼app 青海彩票十一选五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今天 东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手机 永久免费游戏麻将 大富翁棋牌下载网址 app南京麻将来了免费下载 熊猫麻将手机版下载 内蒙古11选五手机版